咨询电话:400-166-8568 中文|English

  •  
  •  
  •  
  •  
  •  
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张桃林:减药减肥粮食不会减产

张桃林:减药减肥粮食不会减产

日期:2015年4月24日 07:39

 

4月14日,农业部副部长张桃林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我国农业资源环境受到外源性污染和内源性污染双重压力,已日益成为农业可持续发展的瓶颈约束。

   张桃林介绍,一方面,由于工矿业和城乡生活污染向农业转移排放,导致农产品产地环境质量下降和污染问题日益凸显;另一方面,在农业生产内部,由于化肥、农药等农业投入品长期不合理过量使用,以及畜禽粪污、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等农业废弃物不合理处置等,形成的农业面源污染问题日益严重。这些都加剧了土壤和水体污染,以及农产品质量安全风险。

   正确看待农业面源污染

   “农业面源污染现在的情况,总体上不容乐观。”张桃林表示,现在农业面源污染的形势局部有好转。特别是通过采取一些有效的防控措施,包括测土配方施肥、绿色防控,以及清洁生产资料和技术的应用,一些重点防控地区的污染情况有所好转。但也有一些地方问题比较突出,而且还有加剧的趋势。

   “现在的面源污染,一个是化肥、农药的污染问题。现在化肥的使用量总体来讲还是比较高的,而且利用率还不高。”张桃林介绍说,畜禽粪污是农业面源污染的一个最大来源。“我们的农业面源污染在COD里面大概90%以上都是由于畜禽粪污。我们现在饲养生猪12亿头,出栏每年7亿头左右,而且现在规模化养殖的速度比较快。”除此之外,秸秆的问题也比较突出。

   张桃林表示,各级农业部门贯彻落实中央要求,将治理农业面源污染作为促进我国农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抓手,不断加强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工作力度,推广应用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农业生产技术,发展现代生态循环农业,取得了积极进展。但总的来看,我国农业面源污染量大面广、复杂多样,污染防治工作起步也比较晚,综合防治工作还面临许多困难和问题。

   针对农业面源污染是否已成为我国第一大污染源的问题,张桃林认为,应该科学地、辩证地、客观地看待。

   “因为现在监测农业面源污染,跟工业不一样。工业和生活污染是点源污染,基本上是按照直接排放到水体里面的量来算。农田监测,从监测样区或者小区里面流出以后,流到田沟甚至到湿地,会逐级被消纳,通过地表径流或者土壤进入到地下水或者地表水是有限的。”张桃林说,“农业排放物质和工业的‘三废’还不太一样,相当一部分如果利用好了,是营养物质资源,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它变废为宝,扬长避短,避免它的环境负面影响和效应。”

  减药减肥粮食不会减产

   国内的粮食生产模式,对农药和化肥的依赖是保证产量的一个主要因素,那么农药化肥减量就一定意味着粮食减产吗?

   张桃林表示,无论从理论、实践,从国际国内的经验和做法来看,完全可以做到化肥、农药减量而粮食不减产。

   “为什么这样说呢?一个是我们的化肥、农药利用率虽然在粮食作物上面有了大大的提高,但是我们跟先进水平比较,还有提升空间,这也是我们减量的一个空间。再一个,在果树、蔬菜这方面的减量空间非常大。这几年化肥、农药的增加,主要是由于果树、蔬菜的增加。我们算了一下,大概16亿亩的粮食跟9亿亩的果树、蔬菜使用的化肥量差不多。粮食是2000万吨,果树、蔬菜是2500万吨,而且果树现在的化肥使用量已经达到每公顷550公斤,蔬菜达到每公顷365公斤,这里面增长的空间也是我们削减的空间,而且必须要削减。”  

   另外张桃林表示,从国际上成功的经验来看,虽然化肥、农药的使用量大大削减了,但是谷物的产量却增加了。

   “同时,我们在一些主产区的主要作物,包括玉米、小麦、水稻上做了一些试验,也表明完全可以通过土壤作物系统的综合管理、技术体系的运用,这里面包括测土配方施肥、化肥精准使用、绿色防控等等,这些措施实施以后,在不增加化肥的情况下,产量可以大大提高,而且产量可以达到国际先进水准。所以说明,通过优化施肥,通过综合体系的运用,完全可以把化肥量减下来。”张桃林说,“我们还有大量的有机肥资源。如果把有机肥替代部分化肥,或者化肥减下来,有机肥上去,有机无机配合使用,无论对培肥土壤地力还是保护农业环境,还是稳定地提高产量以及农产品的品质,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

   张桃林表示,通过这些现代农业科技的推广应用,多措并举,再加上农田基础设施的建设,来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是完全能够保证我国粮食发展战略的,即谷物基本自给、口粮绝对安全。

   有针对性地推进“一控两减三基本”

   张桃林表示,针对我国当前农业面源污染的一些类型特点,主要是要坚持把农业资源保护和农业生产发展统筹起来,同时要把外源污染和内源污染的防控结合起来。

   “还是要形成一种合力,就是协同社会各界,整合各种资源来进行防控。总体来讲,是要形成一个涉及到农业面源污染源头、过程、末端这样一个全链条、全过程、全要素的整体系统解决方案。”张桃林表示,具体来讲,是要根据各种污染类型,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推进“一控两减三基本”。

   “一控”方面,主要是在农业水的用量方面,通过采取节水农业包括农田基础设施的建设,以及节水灌溉工程建设等措施,来提高水的利用效率。

   “粮食十一连增,用水的总量并没有增加,主要是提高水分的利用效率来实现的。现在的利用效率,1立方米的灌溉水可以生产1公斤的粮食,跟发达国家的水平相比,还有一定空间,这方面还有潜力可挖。另一方面,加强农田设施建设,包括管网建设,减少灌溉水在输运过程中的消耗,也是非常重要的。”张桃林说。

   “两减”,主要是化肥、农药的减量使用方面。张桃林表示,农业部这几年大力推进测土配方施肥,包括病虫害的绿色防控、综合防控措施,精准施肥,以及对新型肥料、绿色生产资料的研发,通过这些措施,来有效提高农药和化肥的利用效率。

   “三基本”,一是在畜禽粪污的处置方面,通过种养结合、农牧结合,合理布局养殖业,严格进行环境评估,实施环评制度和限养制度;二是要对废弃物进行综合循环再利用,包括采取标准化养殖、清洁养殖,配套一些废弃物的综合处置设施,以及发展农村沼气工程、发展循环农业,使废弃物、粪便能够得到更高的有效利用。三是农作物秸秆问题也比较突出,特别是随着一些作物产量连年提高,生物量在不断地增加,整个农作物秸秆的生物量大概超过9亿吨,其中可以收集的秸秆达到8亿多吨。一部分现在综合利用率大概只有76%左右。如何对这些秸秆进行有效综合利用,包括发展肥料、秸秆还田,还有饲料,包括搞燃料,发展沼气等等,这些都是将来在秸秆作物利用方面需要加强的一些工作。再一个是怎么实行农膜的有效回收处置以及循环利用。

   按照问题导向来防治农业面源污染

   张桃林认为,按照问题导向来解决农业面源污染问题,总的来讲,还要在普查规划、监督管理、法制建设、体制机制创新、政策支持、科技支撑等方面进行强化。

   张桃林表示,现在关于农业面源污染的类型、范围以及程度不是非常清楚,需要加强基础性的普查工作来摸清家底,而且通过监测,不断地把握它的动态。在这个基础上,因地制宜,分类指导,同时要做好科学规划。

   张桃林认为,解决农业面源污染问题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形成职能分工比较明晰合理而且工作到位的管理体系。“农业面源污染是开放的,而且是跨流域的,是流动性的,所以流域上中下游之间要加强协同。”另外他还表示,监管体系建设非常重要,要加强监测,健全监测网络体系。

   张桃林还提出,要从农业面源污染防治,包括农产品产地保护,农业环境保护治理,以及生态修复等方方面面加强法规制度体系建设。同时,要加大对农业环境违法行为处罚力度,健全重大环境事件和污染事故的责任追究制度。

   另外他还表示应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包括一些相关制度的设计,特别是要建立健全以技术补贴,特别是“两型技术”农业生产技术、清洁生产技术以及绿色农业经济核算体系为核心的现代农业补贴制度。

   谁污染谁负责、谁污染谁治理

   治理农业面源污染,土地修复的费用谁来付?

   张桃林表示,这也是实践当中特别是治理过程中面临的一个现实问题。但是有一点非常清楚,就是我们国家把资源环境保护特别是农业面源污染防控作为一个基础性的、公益性的工作,政府在里面起主导作用。

   “在运行机制上面,我们还是要通过政府、市场、社会包括农民之间形成一个协同共治的格局,这就需要我们在政策制度设计和治理的机制创新方面能够有所推进。”张桃林说,“我们最近在湖南实施的耕地土壤重金属污染防治,实际上就是采取这样的办法。总的原则就是谁污染谁负责、谁污染谁治理。而且政府要切实负起责任,要有一些法条,还要有一些监管机制。另外治理模式上要有所创新,不能把这些问题、负担转嫁给农民,要切实保护农民的利益。”

所属类别: 行业新闻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版权所有:山东创新腐植酸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鲁ICP备15013001号-1      技术支持:中企动力     

后台管理  |  企业地图  |  客户留言  |  阿里巴巴  |  CRM   |   热线电话:400-166-8568